北京点拓展览展示有限公司

既有“近愁”也有“远忧”,欧洲天然气短缺可能“卷土重来”

发布日期:2023-12-08 09:08    点击次数:126
行情图 热点栏目 自选股 数据中心 行情中心 资金流向 模拟交易 客户端

  来源:期货日报

  最近几个月欧洲天然气价格一直在低位徘徊,由于供应充足和消费减少,欧洲天然气期货自年初以来已下跌约45%。然而,远期天然气市场的交易依然火热。

  供应风险仍存  欧洲天然气短缺可能“卷土重来”

  彭浩洲

  1.2022年欧洲天然气消费量下降幅度创下历史新高

  2022年,欧洲天然气价格进入高波动阶段:2月,由于俄乌冲突影响,德国天然气现货价格从90欧元/兆瓦时飙升至250欧元/兆瓦时,随后快速回落;6月,由于德国进口俄罗斯管道天然气总量从1760兆瓦时/日快速下降至暂无进口量,德国天然气现货价格再度从90欧元/兆瓦时飙升至315欧元/兆瓦时,随后经过长达半年多的调整才逐步回归至50欧元/兆瓦时的正常水平。根据德国联邦网络局数据,2022年,德国天然气全年交易均价为235.45欧元/兆瓦时,较2021年96.85欧元/兆瓦时的全年交易均价增长143.11%。与此同时,欧盟碳市场碳配额价格也从2022年10月初的66.65欧元/吨的低位持续攀升至2022年年末100欧元/吨的高位。

  2022年,欧洲天然气消费量下降幅度创下历史新高。根据IEA的数据,2022年,欧洲天然气消费量较2021年的6090亿立方米下降13%至5220亿立方米,其中超过40%的需求降幅集中在2022年的四季度,也就是市场所预期的欧洲天然气需求高峰的冬季取暖季,这一降幅相当于供应欧洲4000多万个家庭一年所需的天然气量。其中,德国、荷兰和芬兰的天然气消费量较2021年分别下降70亿立方米、50亿立方米和10亿立方米,降幅分别为15%、22%和47%。分部门来看,发电需求下降约60亿立方米,降幅4%;包括居民和商务在内的配电网络相关需求下降约340亿立方米,降幅15%;工业需求下降约300亿立方米,降幅20%。

  欧洲实现天然气需求量下降的主要路径在于需求侧的主动减量、能源消费结构的转变以及自然条件的助力,三个因素相互影响。首先,市场对资源配置起到决定性作用。在欧洲天然气高价格的环境中,欧洲居民和商业部门对于天然气消费的行为模式发生了明显转变,这使得建筑内的天然气消费量至少减少了70亿立方米。根据IEA披露的数据,智能恒温器供应商的抽样数据表明消费者将恒温器的温度平均降低0.6℃,同时也减少住宅和商业建筑内部热水和高耗电电器对天然气的需求,这种调整在一定程度上是对欧盟主导的减少能源需求运动的回应,2022年8月至2023年3月,欧盟国家天然气消费量较2016年至2021年均值下降15%。此外,天然气价格在2022年三季度持续上涨使得居民部门有充足的时间提前为冬季取暖选择天然气的廉价替代品,例如木屑、木炭、可燃废物和低质量燃料油。

  其次,能源消费结构的快速调整也导致欧洲对天然气需求的下降。德国是欧洲最大的能源消费国,也是“北溪”项目在欧洲的对接终点,其能源消费结构的调整具有高度的代表性。根据德国联邦网络局公布的2022年德国电力数据,2022年德国总发电量为506.80太瓦时,较2021年的505太瓦时增长0.4%;德国电力总需求量为482.2太瓦时,较2021年的504.4太瓦时下降4%。从发电端来看,可再生能源发电量扭转2021年的颓势成为弥补天然气发电量缺失的重要一环。2022年德国可再生能源发电总量为233.90太瓦时,较2021年的215.5太瓦时增长8.50%。其中,风力发电量为100.50太瓦时,较2021年的89.40太瓦时增长12.40%;光伏发电量为55.30太瓦时,较2021年的46.60太瓦时增长18.7%。拓展到全欧洲,2022年光伏和风力新增装机量达到50GW,同时由于自然条件的助力,2022年上述两项发电量弥补了相当于110亿立方米的天然气需求。

  此外,由于德国放松对于煤炭发电机组的管控,2022年德国共计12台煤炭发电机组回归电力市场,德国煤炭发电量显著增长也弥补了天然气和核能发电量下降的空缺。2022年,德国传统能源发电量为272.90太瓦时,较2021年的289.4太瓦时下降5.7%。其中,天然气发电量仅增长1.7%,褐煤发电量增长5.4%,无烟煤发电量增长231.40%,但是核能发电量下降49.80%。

  最后,2022年四季度欧洲大陆气温高于2018年至2021年的均值,居民取暖需求低于市场预期。同样以德国为例,2022年11月德国平均气温为6.4℃,较2021年和过去4年均值分别高1.1℃和1.7℃;今年1月,德国平均气温为3.5℃,较2021年和过去4年均值分别高0.9℃和1.5℃。去年冬季及今年春季的欧洲气温高于市场原本预期的“冷冬”情况,由此德国居民部门在2022年11月和12月日均天然气消费量分别为1184兆瓦时和1871兆瓦时,较2021年同期下降29.05%和8.02%。

  2.美国LNG发挥替代效应保障了欧洲天然气库存安全

  从液化天然气(LNG)市场来看,尽管LNG价格同步上涨,但从总量来看,2022年美国为欧洲提供了LNG进口总量的四分之一。2022年美国LNG均价为6.41百万英热,较2021年的3.84百万英热上涨6.93%,同时2022年欧洲总LNG进口量达到了1700亿立方米,较2021年的1040亿立方米增长63.46%。其中,欧洲自美国进口LNG的数量达到了430亿立方米,占其进口总量的25.30%,占进口增量660亿立方米的65.15%。此外,欧洲自卡塔尔、埃及和挪威进口的LNG数量分别达到了50亿立方米、50亿立方米和30亿立方米,而自俄罗斯进口的LNG数量下降到只有20亿立方米。从季节性来看,欧洲进口LNG的数量主要集中在2022年9月至12月,其中11月进口量接近180亿立方米,这也为缓解欧洲四季度供需矛盾提供了主要的工具。

  欧洲LNG进口量的激增为2022年四季度欧洲天然气库存提供了保障。根据GIE的数据,2022年9月底,欧盟天然气库存储备量就已经达到87%的高水平。其中,葡萄牙、波兰、法国、丹麦、瑞典、德国、西班牙、意大利、荷兰和比利时的天然气库存量均超过了90%,克罗地亚、罗马尼亚、斯洛伐克和捷克的天然气库存量在80%至90%。

  在此后的两个月内,由于气温偏暖以及天然气价格回落,欧洲各国都迅速进行主动补充库存的行动。

  截至2022年11月26日,欧洲整体的天然气库存量达到94,87%,储存量为1060.27太瓦时,日均储存量为339.79吉瓦时,日均输出量为2723吉瓦时,可用天数净换算为389.8天。其中,德国天然气库存量在2022年11月中旬达到99.9%的历史高峰,此指标显著高于2021年和2018—2021年的均值水平,这也为冬季欧洲天然气市场的平稳运行提供了有力保障。

  3.四季度开始欧洲仍会面临能源供需的选择和困境

  2023年一季度,欧洲天然气市场价格平稳回落。荷兰TTF天然气现货价格从1月初的70欧元/兆瓦时回落至4月11日的43.3欧元/兆瓦时;德国天然气现货价格也从1月的79.78欧元/兆瓦时回落至目前的44.15欧元/兆瓦时。整体来看,欧洲天然气价格已经回归到低位区间并平稳运行。根据德国联邦网络局的数据,俄乌冲突和“北溪”管道被炸的负面影响暂未结束,德国仍然没有进口俄罗斯管道天然气,而德国天然气的进口量从去年4月的5608兆瓦时/日下降至目前的3000兆瓦时/日左右的水平。与此同时,德国也将天然气出口量从去年4月的2450兆瓦时/日调低至500兆瓦时/日左右的水平,以优先保障国内天然气供应。

  短期来看,欧洲市场暂无稳定的供应商能够迅速弥补俄罗斯造成的天然气供应缺口。然而,天然气需求侧也同样明显下降,前3个月德国天然气月均消费量分别为1589兆瓦时/日、1689兆瓦时/日和1488兆瓦时/日,较2022年同期下降363兆瓦时/日、105兆瓦时/日和245兆瓦时/日。德国乃至欧洲即将进入5月至9月的需求淡季,供需矛盾的明显缓和也将反映在库存端,截至4月6日,德国天然气库存量为160.57太瓦时,占总库存量的64.35%,高于去年同期35.92个百分点;欧洲天然气库存量为629.33太瓦时,占总库存的55.83%,高于去年同期28.57个百分点。因此,截至今年9月之前,在无其他变量的影响下,欧洲天然气市场将保持在较为稳定的局面。

  展望今年四季度至明年一季度,欧洲天然气市场仍然面临一些较为现实的困境。

  第一,欧洲将面临俄罗斯天然气在2023年几乎全年缺失的局面。尽管俄乌冲突始于2022年2月,但俄罗斯切断天然气出口时间是从2022年7月,2022年全年欧洲进口俄罗斯管道天然气总量为600亿立方米,而在“北溪”项目整体停滞后,俄罗斯仅有一根天然气管道进入欧洲以提供出口,预计年出口量接近20亿立方米。

  第二,欧洲境内LNG的供应和进口LNG都将面临紧张局面。根据欧盟委员会数据,欧盟预计在2023年年末增加400亿立方米LNG进口能力,但实际上只有200亿立方米的LNG能够被输送到终端消费市场,能源市场价格的快速下跌导致配套基础设施的建设无利可图。

  第三,从全球来看,中国经济的增速和增长潜力仍然超出多数主要经济体,中国也将加大在全球市场采购LNG的数量。

  第四,随着原油和煤炭价格的显著下降,欧洲能源和电力市场对于上述两项的需求量将保持增长并在能源安全的影响下产生依赖,但是2023年欧盟委员会通过新的绿色协议条款将加剧碳配额的供需矛盾,高额的碳价格将成本逐步分摊到欧洲居民和企业。

  第五,欧洲自然条件所具有的不确定性也将对可再生能源和冬季需求造成重要影响,但这属于不可控的变量之一。根据IEA的统计,欧洲全年安全底线的天然气需求量为3950亿立方米,而总供应量预计为3380亿立方米,供需差额达到570亿立方米。为了弥补供需缺口,欧洲市场只能沿用2022年的措施,例如通过可再生能源、煤炭消费增量以及消费模式转变弥补供需缺口。唯一不同的是今年德国和法国的核能发电以及欧洲南部的水力发电预计将扭转2022年大幅下降的趋势,为全年带来相当于120亿立方米的天然气发电电力。

  整体来看,在欧美经济没有系统性风险的冲击之下,“去俄罗斯”倒逼欧洲迅速完成能源消费结构和供应模式的转变,短期在高库存和低需求的驱动下,天然气价格进入平稳运行阶段,但是今冬明春欧洲仍然面临保障天然气供应的难题,预计天然气价格波动率将在三季度末开始增加。(作者单位:建信期货)

  分析人士:库存目前维持高位

  记者 吕双梅

  英国和荷兰天然气批发价格在周一早盘小幅上涨,因天气预报显示本周和下周天气变冷,不过风力发电量和法国液化天然气出口量的增加抵消了这一涨幅。近两周以来,欧洲天然气价格持续下跌。

  光大期货能源化工分析师杜冰沁认为,近期欧洲天然气TTF价格整体振荡偏弱,主要是由于气温逐步回升,进入需求淡季,整体需求出现季节性回落,而供应方面进口同样偏弱,库存逐渐累积。截至一季度末,欧洲天然气库存绝对值达到625亿立方米的水平,平稳经过取暖季节,同比增加340亿立方米。

  欧洲天然气基础设施的数据显示,在过去几天里,天然气存储设施转为净注入,这是自去年秋季以来持续时间最长的一次。

  “目前,欧洲天然气库存维持较高位置,在冬季取暖需求结束的情况下,欧洲天然气库存少见地维持在55%以上,这有赖于去年冬天温暖的天气和大量的前期储备。”申万期货能源分析师董超表示,虽然欧洲天然气价格近期一直在低位徘徊,但长期期货价格已经开始反弹,说明去年夏季欧洲天然气价格暴涨的阴影仍然没有散去,市场担心欧洲脆弱的天然气市场在未来再次受到打击。

  东证衍生品研究院能源与碳中和首席分析师金晓认为,从欧洲天然气库存的移动轨迹来看,需求的坍塌程度是很可怕的。在供应严重受限的情况下,欧洲天然气的库存竟然回到了新冠肺炎疫情危机时的水平,也就是当下需求之弱已经超过了疫情危机时的水平。“欧洲天然气库存向上的拐点大概是在2022年俄乌冲突爆发时,库存偏离度从-30%一路上升到65%附近,库存拐点开始隐现。”

  “从我们测算的欧洲天然气真实需求的数据来看,需求下行的幅度令人瞠目结舌,市场此前低估了需求弹性。”金晓认为,进入到二季度之后,需求的同比降幅预计会逐步收窄。随着取暖季的结束,居民和商业部门对于需求的压制将会逐渐淡化,接下来需重点关注天然气发电和工业部门的恢复情况。2023年一季度,天然气发电量同比降幅仍然高达21%,而2022年全年天然气发电需求降幅也仅为7.3%。天然气发电量大幅下降的背后是需求出了问题,这里的需求并非只是天然气的需求,而是电力的需求。不仅是天然气发电量在2023年一季度大幅下降,煤炭的发电量同期降幅也高达16%。煤炭的点火价差也由过去的暴利转变为当下的亏损状态,说明电力市场已经不再存在较大供需缺口。法国核电在运营的产能逐步下降,说明需求整体仍在下行。

  展望下半年,杜冰沁表示,欧洲市场仍面临来自供应端的缺口,需要进口和去年相当量的LNG来补充俄罗斯管道气的缺口。在已经到来的补库季节,欧洲天然气进一步下行空间较为有限,随着三、四季度需求旺季的再度来临,届时需求将提振价格上行。

  金晓表示,目前欧美天然气都尚未形成较为明确的库存顶点,原因在于需求十分疲弱。在库存见顶之前,气价很有可能尚未见底。接下来,市场会进入到新的平衡态,在底部区间振荡可能是贯穿今年未来3个季度的主旋律。“我们依然维持对TTF和HH的振荡评级,TTF和HH运行区间分别为40—80欧元/MWh和2—3.5美元/MMBtu。”金晓说。

  值得注意的是,到今年夏天,连接俄罗斯和欧洲的输气管道将会全部关闭。董超表示,欧洲将更加依赖LNG的进口,届时如果风电、水电或者核电再出现像2021年的大幅下降情况,欧洲可能再度遭遇能源短缺压力。总之,少了管道天然气这一最为稳定的能源来源,欧洲的能源安全将比以前更为脆弱。此外,根据俄罗斯公布的计划,2023—2025年天然气的出口会进一步减少至1252亿立方米,仅相当于2021年的60%。“这部分供应的减少将对全球天然气市场造成极大的影响,欧洲及亚洲市场出于对LNG的争夺,会让气价保持在一定高度,气价很难回到从前的水平。”

  金晓认为,目前欧洲能源危机暂告一段落,在没有极端意外事件发生的情况下,供应对于市场的影响预计会非常有限,市场的驱动力已经从2022年下半年开始就转成需求。需求若不能出现强势复苏,那么整体将处于供过于求的状态。

  道达尔CEO表示,过去几年导致欧洲天然气价格飙升的危机尚未完全结束,因为该地区仍面临供应受限以及海外供暖和发电燃料竞争加剧的问题,认为欧洲已经解决了这个问题的想法是错误的,欧洲仍然存在供应缺口。虽然液化天然气的价格已从2022年的高位暴跌,但是到年底可能会再次上涨,因为欧洲需要在冬季之前补充库存,同时中国的能源需求正在反弹。

  “亚洲市场和欧洲市场是联通状态,因为两者都需要通过LNG船货资源来调节自身的供需缺口。”金晓认为,中国天然气需求倘若大幅上升,势必会增加欧洲补库的难度,也会对LNG现货价格产生直接的影响,但目前来看,中国天然气需求对于国际LNG市场影响相对有限。此外,由于中俄东线管道容量的扩大,预计该管线对中国供应在2023年将增加50亿立方米以上,从而减弱中国对于LNG进口需求,预计下半年中国需求对全球市场的影响可能会更大一些。

  董超表示,亚洲尤其是中国与欧洲对液化天然气有天然的竞争性,北美、澳洲、中东三大天然气输出地到中国和欧洲的距离相差不大,两者之间的竞争主要依靠价格,目前亚洲与欧洲的天然气价格也基本处于相同水平,在这种情况下,中国天然气需求的上升对欧洲的天然气储备有较大影响。

新浪合作大平台期货开户 安全快捷有保障 海量资讯、精准解读,尽在新浪财经APP

责任编辑:张靖笛



栏目分类
热点资讯